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大洪山文化 > 大洪山游记 > 内容

禅修图书馆读书记
2018-08-16 16:11:07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  中国大洪山网讯  慈恩寺来了两个研习国学的老师。朋友约我前去陪读伴游,八月一日上午,我和陈明洲老师欣然前往。不方便问人家所从何来。只认得曾到我们学校教学生读国学的诚瑞老师。知道他研习国学,著有《大学浅说》一书。

  藏经阁大殿门外左侧挂着“湖北省图书馆大洪山分馆”的牌子。一楼是本焕长老生平事迹展厅。二、三楼是图书室。

  走过黄色的木质楼梯,踏之有声。过道两侧,以长竹竖立平铺,过道顶部缀以吊灯,以竹篾编作灯罩。三楼楼道一侧为长方形空间,两长排书架放满了书。中间为书桌,桌上供奉两支佛手。右边较矮的书架中间明式几案上,置一高约20Cm的黑色鼓腹敞口陶罐,左右相对插着十来株芦苇花。南北均为茶室。两边茶室仅容一人居,地上置一玉米叶编成的圆形蒲团。素净、庄严,如一朵盛放的莲花。左右置书架,中间置紫砂茶具及烧水用具,茶叶以精致的铁盒与纸盒盛装。中间茶室最大,容六人坐下品茗读书。南面开窗,可见远山的顶端和游走的白云。麻编成的帘子素净雅致,从高处垂下,如一帘瀑布,隔断红尘的喧嚣。帘子界而不隔,室内人物依稀可见,隐而不藏,大有“闭户就是深山,捧书即为仙境"的隐逸情调。木条铺地,纤尘不染。椅,仿明式家具,原木不刷漆,观与触,均显原木的质感。于简素中透出古意。中间茶室左侧书柜三分之一处,静置一瓶花,以粗竹筒为瓶,以白色绢布为花,白色,极素雅。纵观图书馆,直追高古,品味不凡,极具设计感与禅意。设计者为资深摄影师丶“城市时光″书店经营者贺婧女士。室内一切,均以本色示人,是否在暗示前来朝觐者:到此请卸下面具,找回本真?



  左总(别人这么称呼)坐南窗前泡茶。给每人一盅。紫砂小杯,不盈一握。

  “闻一闻,什么味道?"边说边递给我们每人一盏小茶盅。

  他拿起泡茶的壶盖细嗅。

  “大红袍的味儿。我喝过大红袍。"我说。

  “我从武夷山带过来的岩茶。″“可惜这壶不是紫砂的,不透气,泡不出那个味儿。″他说:“禅茶一味"。我想到那个“且去吃茶"的禅宗公案。

  左总说:“‘茶′字怎么写?一草一木一人。茶就像人,不经过火与水的煎熬,就不能逼出茶潜藏的香气丶色泽和味道。"听了这番高论,直觉告诉我眼前此人大有来历。这位面上含笑的泡茶者,一定经过非常的历练,才有这种境界。我庆幸不虛此行了。


  寺院一位义工的16岁的女儿小颖和他的4岁的侄女上楼来,打破了寂静。左总招呼她们进茶室喝茶,递给小颖一杯,又逗小童。小童含着棒棒糖,超可爱。我感到这场景很美。或许,不经意间在小童的心田,已经种下一颗爱读书的种子了吧。

  茶泡了三道,艾叶香燃了一支,这才留心他们读的什么书。诚瑞老师读《中庸》,陈老师读《人间词话》,左总读《易学笔记》。


  六点下楼,依然唇齿留香,说不清是茶香,还是书香。

  晚上,左总和诚瑞老师(研究《大学》,有专著面世。此次来大洪山考察,为推动中小学生诵读国学经典)不吃饭,说他们过午不食的。只下楼活动活动。等我们再到三楼,远远传来熟悉的古琴曲《瀟湘水雲》的声音,又燃起一支艾叶香。

  左总说:“这是张子谦老先生弹的,琴弦不是用的钢丝,钢丝的弹者听者会伤到心。"我听过他的琴箫合奏。知道“琴者,静也"。诚瑞老师说他能弹《广陵散》,只可惜此地找不到一张琴了。


  《潇湘水雲》的天籁,浸彻我的心灵。

  左总说:“孙老师,你有什么苦恼吗?"

  我讲了周围环境太嘈杂,搞得我血压上升,要是有化骨绵掌把噪音化为乌有就好了。

  左总说:“你能叫他不制造噪音吗?"

  “不能。但可以搬家,我想尽快买房子搬走。″“你在逃避。"

  “那人是磨炼你心性的。你要感谢他。要无视噪音,甚至原谅他,才会无视他制造出的噪音。"

  “刚才谈话时,你听到琴声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″

  “你不能改变别人和环境,那只能改变自己。不然的话,就算你气死了,他或许会说与我有什么关系呀!"

  “只有你无视噪音的存在,噪音才不存在了。这就是佛教讲的不动心不起念。"

  我刚好读到《王阳明传》中的名句:

  “我不看花时,花与我心同寂″。我们要做的是按“心兵"不动,如止水从容。

  听了他的一席话,我茅塞顿开。这对我来讲,是花多少银子也买不来的金玉良言。所谓贵人,不是直接把钱给你的人,而是开拓你的眼界,纠正你的格局,给你正能量的人……

  九点,寺院钟声响起,从我的心中激起涟漪,不一会儿木鱼声响起,我睡得很香。

  第二曰,闻钟声而起。左总着黄色唐装,黑色裤子,在做什么操,一问,才知叫“八段锦″。

  饭后去山门前平台散步,左总说:“此时阳光,大补啊。"边走,口中念念有词。

  我注意到他所持折扇上的题字。只认出一个“德"字。原来是篆体的“德音孔昭”。出自《小雅.鹿鸣》。我想起那场杭州G20峰会文艺晚会上的一个节目,一群儿童唱的正是这首诗。他背诵的或许是《易经》?那个小本本,是他的口袋书。诚瑞老师在背诵《大学》中的句子。

  我问到扇面题字的含义,他说:“‘厚德载物’呀。不管做人还是做事,都要先修德。如果不修德,就会招来祸患,能力越大,招祸越大。轻者,身败名裂;重者,祸国殃民。这样的例子太多了!"他像在自语,又在自警,在我心中激起轰然回响。

  上午读书,合影,下午我身体欠佳,提前辞别下山。

  我在读书,书也在读我。这几天的生活让我明白:读书是为了安心,修德是为了立命。正如赫尔曼.黑塞说的:“我们出发,是为了回归”。

  回家后翻开诚瑞老师送的国学读本一一“担当者”丛书,上网查“左敏″词条,我吃了一惊。那位谦和、内敛、儒雅的左总,曾任福耀玻璃工业制造公司总裁、财务总监。此次来大洪山休假、考察、做向中小学生捐赠国学读本的公益活动。

  感恩生命旅程中遇到的每一个散发正能量的人。他们,也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,一扇通往别样风景的窗,一盏禅味幽深的茶。

  期待下一次前往读书了。(孙忠文)

  作者简介:孙忠文,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,长岗镇中心学校从教35年,中教高级职称。2013年9月获湖北省政府颁发的首届“楚天园丁奖”。随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。常有文章见诸报端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书记 图书馆

上一篇:大洪山六月十五夜
下一篇:白龙池,我心中的瓦尔登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