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大洪山文化 > 大洪山传说 > 内容

文献神话中的大洪山:混沌七巧
2019-05-23 15:44:49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  大洪山先民们创造了大量的神话。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,有一部分内容,已经转换为文字记载,变成了文献神话,成为中国文献神话系统的一部分,关于混沌七巧的传说,就是典型例证。

  (一)《山海经》里大洪山风物

  《山海经》是中国文献神话的宝库,其中记载了与大洪山有关的风物。例如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提到了汉水流域,其云:

  “又西四百八里,曰大时之山,上多谷柞,下多杻橿,阴多银,阳多白玉。涔水出焉,北流注于渭。清水出焉,南流注于汉水。”

  “又西三百二十里,曰嶓冢之山,汉水出焉,而东南流注于沔;嚣水出焉,北流注于汤水。其上多桃枝端,兽多犀兕熊罴,鸟多白翰赤鷩。有草焉,其叶如蕙,其本如桔梗,黑华而不实,名曰蓇蓉。食之使人无子。”

  何以知道这段文字,记载了大洪山的风物?

  我们得把话题扯远一点。

  历史上不同地区往往有相同地名,此事屡见不鲜。比如在今天湖北省的治域内就至少有两个“均”(均县、均川)。往古之时汉水流域的地名,何尝不是如此?比如,“沔”在汉水流域就是重名。早期历史上,汉水在汉中以上的,叫“沔”;而下游到江汉平原的,也称“沔”。①

  汉中以上的 “沔”与勉县有关。作为长江最大支流,汉水有三源:曰漾水,曰沮水,曰玉带河,三者均在秦岭南麓的陕西宁强县境内。因其流经勉县,故称“沔水”。①东流至汉中,始称汉水。自安康至丹江口段古称沧浪水,襄阳以下别名襄江、襄水。

  那么,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究竟是指汉中以上的“沔”,还是指下游的“沔”呢?

  我们认为是指下游的“沔”。因为,既然汉水流至汉中后,始称汉水,那么“汉水出焉,而东南流注于沔”这一句的指向,当是 “汉中”而下,实指湖北境内之“沔”。既然如此,江汉平原就在所指之中了,而大洪山在江汉平原的北端。所以《山海经》提江汉平原,自然也就提及了大洪山。

  这里提到的很多植物是有趣的。比如,那黑华而不实的蓇蓉,“食之使人无子”,大洪山地区有没有类似的植物?可以做普查。如果真的有,且又如此神奇的话,我们倒可以高兴一番,因为可以用它来做节育药,或者可以免去做手术之痛呀。然而根据《山海经》以已知的东西为基础,去想象那些不知的东西的创作方法,我们可知这些植物多为虚构。

  不过,动物中有些种类在大洪山却是实有的。比如“兕”。 “兕”,小篆作 ,隶定为 或 ;《说文》所收古文作 ,隶定为兕。甲骨文中有 字,唐兰以为即 ,谓:“《说文》:‘ 如野牛而青色,象形’,盖即卜辞之作 形而小异耳。《说文》旧有校语曰:‘与禽離头同’,则别本篆当作 ,是又 形之异也。然则以字形论之,甲骨刻辞此字当释为兕,即《说文》之 可决然不疑者。”

  兕,在上古中原地区似有存在。不过古籍记兕,大都将它与汉水流域的云梦泽相联系,具有很强的地域指向性。如方诗铭、王修龄《古本竹书纪年辑证》云:周昭王 “伐楚荆,涉汉,遇大兕”。①

  在汉水流域,兕又常见于云梦泽。楚王曾以射兕为乐。《战国策·楚策》记载:

  楚王游于云梦,结驷千乘,旌旗蔽日,野火之起也若云蜺,兕虎嗥之声若雷霆,有狂兕车依轮而至,王亲引弓而射,壹发而殪。王抽旃旄而抑兕首,仰天而笑曰:“乐矣,今日之游也。”

  云梦泽里的 “兕”,又被称之为“随兕”,是恶兽。高诱注云“随兕,恶兽名也。”随兕虽然是恶兽,但却不能杀,谓杀“随兕”者不祥。《吕氏春秋·至忠》云:

  荆庄哀王猎於云梦 ,射随兕,中之, 申公子培劫王而夺之。王曰:“何其曓而不敬也?”命吏诛之。左右大夫皆进谏曰:“子培 贤者也,又为王百倍之臣,此必有故,愿察之也。”不出三月, 子培疾而死。”

  上述史料中出现了三个关键词:“云梦”、 “随”、“兕”。与云梦泽联系在一起的随地,主要是大洪山地区。而在大洪山地区,至迟在清代,还有犀兕出现。同治八年《随州志·祥异》载:“清顺治三年,犀见于大洪山北。”

  (二)《尚书》里大洪山风物

  大禹治水的神话,在《尚书》里是以史的形式出现的,其中也记录了大洪山脉的风物。例如,《夏书·禹贡第一》有段话云:“导岍及岐,至于荆山,逾于河;壶口、雷首至于太岳;砥柱、析城至于王屋;太行、恒山至于碣石,入于海。西倾、朱圉、鸟鼠至于太华;熊耳、外方、桐柏至于陪尾。导嶓冢至于荆山。内方至于大别。岷山之阳,至于衡山,过九江,至于敷浅原。”

  这里提及 了“陪尾”。 “陪尾”何在?据《汉书·地理志》:横尾山在江夏安陆县东北,古文以为陪尾山。《孔疏》亦云:“横尾山,在江夏安陆县东北,古文以为陪尾山。”它绵延于涢水东岸,与白兆山相望,当为大洪山的余脉。

  (三)庄子书中大洪山神话

  庄子书中记录了大量的中国古代神话,而这些神话内容大都取材于南方。例如“混沌”和“七巧”,就出现在庄子书中。

  《庄子·应帝王》云:

  南海之帝为儵,北海之帝为忽,中央之帝为浑沌。儵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,浑沌待之甚善。儵与忽谋报浑沌之德,曰: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,此独无有,尝试凿之。日凿一窍,七日而浑沌死。”

  在庄子书中,“浑沌”原来是没有器官的。这符合《山海经·西山经》的记载:“又西三百五十里,曰天山,多金玉,有青雄黄。英水出焉,而西南流注于汤谷。有神焉,其状如黄囊,赤如丹水,六足四翼,浑敦无而目,是识歌舞,实为帝江也。”《山海经》说“浑敦无而目”,《庄子》说,浑沌无有七窍,可见《山海经》、《庄子》所述“浑敦”有共同原型。

  过去,人们在读《庄子》时,对“七窍”不甚重视,常常以哲学思维将“七窍”理解为“五官”。其实,按照庄子书,“浑沌”与“七窍” 是“冤家对头”,因为有“混沌”,就无“七窍”;而“七窍”生时, “混沌” 则亡。这似乎让人很难理解:按照常理,怎么可能“七窍”开而人亡呢?人不都有“七窍”吗?但是如果我们跳出常理而从神话的角度理解问题,则所谓怪者,亦不足为怪。因为,在大洪山的口头神话中,“七窍”被称作“七巧”,与“混沌”一样,是独立的神话人物,并且与“混沌”是夫妇——

  洞伦出世不太好,

  又咳又嗽瘶苗苗。

  痰诞吐了一大堆,

  长成木板凳一条。

  沉凳上坐,

  阴阳精气朝拢跑。

  融在一起粘两头,

  两头长出两草苗。

  就是这草生双胞,

  先生混沌后七巧。

  鸿蒙见了真高兴,

  从此有了阴阳性。

  两人同是木中生,

  可去东方找昆仑。

  传子传孙开天地,

  鸳鸯戏水鸾凤生。

  为什么在《庄子》书中,“浑沌”与“七窍” 是“冤家对头”?这完全可以理解: “夫妻本是冤家对头”,所以女人往往称男人为“冤家”。可见《庄子》尽管对古代神话做了许多理性化的肢解工作,但是其中若干古朴的神话气息仍然有所显示。

  文献里头保留了中国古代大量的神话,包括大洪山在内的汉水流域的神话素材。从这个角度看,文献资料对于神话研究很重要,然而在另一方面,天真烂漫的神话进入文献后,容易被历史化、哲理化,从而对神话构成致命的伤害。关于随兕、陪尾的神话,我们现在知之甚少了,已经没有多少神话的影子了。而“七巧”被文献化后,已经失去独立的神话人格。这意味着,寻找中国古代神话的真相,还必须借重口头神话。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【随州大洪山故事】银杏王传奇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