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景区要闻 > 内容

洪山坪村的那些事
2019-05-14 16:06:28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  中国大洪山网讯  长岗镇的洪山坪村,是一个面积很大,山很高的村子。在百度地图上,这里非常接近钟祥市。那天,我和朋友沿着洪山坪村的通村公路寻找“仙人洞”新开的一个联通4G基站,一不小心,竟然跑到了钟祥市。

  洪山坪村,其实就是一个夹山沟村,一条洪沙河,一条弯弯曲曲的乡村公路,河两岸,大山神奇秀美、巍峨耸立,不乏险峻陡峭,村民临山而居。

  这里,有森林的壮阔,也有森林的细微,更有森林的饱满和丰沛。可以说,这里的森林是翡翠;也可以说,这里的森林是绿肺。如果航拍,洪山坪村就是林海,除了庄稼的绿,便是树木的深绿,翠绿,墨绿。

  这里,有庄稼的生机盎然,夹山沟之间的田地几乎没有荒芜,是我见过的村庄中,田地种得最勤的地方。

  村户前的公路上,一群一群的鸡仔完全不遵守交通规则,它们在公路上互相追逐,一边“跑圈”,一边“咕噜噜”地叫,无论我们的车距离怎么近,它们都旁如无人,不惊不躁。鸣一下喇叭,它们觑一眼我们,抖抖翅膀,双双飞进路边的草丛中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,人与自然是一种共生关系,对自然的伤害会伤及人类自身。这话语包含着尊重自然,谋求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价值理念和发展理念,是一种大情怀,大境界。

  突然觉得,我们的洪山坪村,正在大步向着绿色发展的目标前进;洪山坪村,正在向着生态文明的目标迈进。

  网络通世界

  多年以前,洪山坪村的老百姓说他们住的地方,是一个“山高皇帝远”的贫穷山沟沟,尤其是七组的村民,像解放前一样生活着,没有公路,没有电,没有通讯,更没有网络。山连山、山环山的大山深处,住着很多老百姓,他们很少出远门,房子破旧,靠房前屋后仅有的几块薄田种些玉米、红薯、小麦度日。洪山坪村是长岗镇唯一一个不能种稻谷的村子。孩子上学要走几里、十几里山路。山沟沟里的老百姓经历的艰难与贫困,是城里长大的孩子无法体会的。

  2019年春,随州市联通公司在洪山坪村新开了三个4G基站,黄土垭基站,洪山坪基站,仙人洞基站。为了庆祝几个基站的开通,联通公司开展了“送福利下乡”的活动,这个村庄的所有居民每个人都可以免费领取一张100元话费的卡号,参与上网体验,参与通话体验。这个福利由我挨家挨户送给老百姓。

  虽然我也出身于农村,虽然我的工作是和老百姓打交道,但是,自从我参加工作之后,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地穿行在乡村田间地头,从来没有这么零距离地了解农户的生活。2019年的3月和4月,我的身影活跃在洪山坪村的角角落落、家家户户。在崇山峻岭中,风里来,雨里去,用双脚丈量每一寸土地,用爱心温暖每一个村民,这是多么有意义的一段时光,这是多么难忘的一段时光。

  不下乡,不亲自去和老百姓沟通,你根本体会不到农村生活的现状、农村的寂静和农村人的质朴。这几年搞乡村振兴,推进产业扶贫,搞精准扶贫,搞精准脱贫。很多农户依靠国家的政策和网络知识,以及在大城市打拼积攒的钱,生活已经很富裕了。为了孩子读书,很多农户已经将房子买到了镇区或者其他的大城市,村庄里就剩下中老年人。这个年龄的乡亲,习惯了乡村生活,习惯了大山的安静,习惯了有田地有菜园的劳作。很多很多的老人,除了辛勤劳动,除了为子女考虑,除了为子女积攒,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享受。他们就像我的父母,跟他们交流,心里踏实。我是农民的孩子,一直没有失去农民的本色。我喜欢这样的自己。在乡下,无论椅子有没有灰尘,我会一屁股坐下去;无论茶杯子有没有茶垢,我会香甜地喝下去;无论他们的耳朵多么聋,我会耐心地解释下去……有时候,我也会很贴心地和他们聊些无聊的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  因为我在街上做生意十几年了,很多老百姓认识我,他们不会像陌生人一样审视我,更不会把我当骗子一样排斥我,多的是热情,多的是信任,多的是感动。

  下乡之前,我根本没有想到,这样一个偏远的山村,竟然已经被多家运营商的宽带覆盖了。他们知道“WIFI”的神通广大,他们看的网络电视,他们用的智能手机,他们也有微信,虽然不会发朋友圈,但他们会接收孩子们从异地发来的微信视频或微信语音。

  老百姓告诉我,他们白天忙农活,晚上在手机上看儿子,看女儿,看孙子,纵然在千里之外,也可以对着屏幕聊天,老人不用牵挂孙子,儿子、女儿可以随时了解父母的身体状况。

  好多农户老人的手机号和孩子的手机以及宽带融在一起,共用一个账号,共用流量,主副卡互打电话免费。在这个山村,网络竟然普及到如此的程度,很是令人震撼。

  离双门洞很近的一个汪姓老人是我的老客户,那天去她家里的时候,她正在菜园里摘菜。我突然出现在她家门口,立即扔下菜铲子,沾着青菜味道的双手捧着我的双手,亲切地叫我:“姑娘啊,姑娘,你来得正是时候,我的手机刚好需要调节……”我看见,眼泪在老人眼眶眶里打转转,也许是太激动,也许是寂寞。

  一直服务了多年的客户,因为照顾孙子读书,每天需要查看老师建立的微信群,每天要向孙子的父母汇报作业情况,他们由老人机换成了智能机。智能机反应灵敏,什么样的情况都会发生,流量用超了,成了静音模式,成了飞行模式,常常联系的亲人成了黑名单,微信没有了,重要的软件删除了,没有手写输入了,不会打字了,白屏了,锁屏了,密码忘记了,通讯录没有了,充不进电了,屏破了,手机进水了……这些用锄头、用铁锹习惯了的老人,就是不会用智能机,我成为他们最值得信赖的帮手,一年365天,每天都给他们调试着各种品牌、各种型号的手机,每天都是不同的中老年人。

  时代的大潮把他们的儿女席卷一空,徒剩他们,固执而孤寡般地守着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屋。其实,他们也需要年轻人的陪伴,生活中很多问题需要年轻人帮助。我是深有体会的。自从网络普及了千家万户,觉得自己不是在做生意,而是每天做着公益。

  从这个汪姓老人的嘴里,才知道随州市扶贫办下派到洪山坪村的第一书记谭新海,也知道了本乡本土的汪承波书记,为了村民,为了村民的幸福指数,他们走村串户,他们常年生活在村子里,学农耕,帮农民做活,是地地道道的农民。大家对新来的谭书记越来越信任,越来越依赖,有什么不懂的,电话给他;有什么纠纷,电话给他。农民的事无小事,谭书记的心里,村民为大。听说,村里的宽带网络的覆盖,书记像修通村公路一样重视,给予了多家运营商大力支持。

  乡村的振兴,离不开网络;乡村的产业扶贫,离不开网络。我们的村官,让洪山坪村不再消息闭塞;让洪山坪村的村民坐在家里看世界;让洪山坪村的扶贫战场有了更多的委婉与抒情,更多的激情与壮烈,更多的柔美与绚丽;让村里的农副产品电销具备了条件。

  我们的村官传输的是“人民”和“造福人民”的含义。

  蜂蜜满村香

  我沿着弯弯的小路,把洪山坪村的每一家都走了一遍。房子、猪栏、牛栏、羊栏、鸡笼、狗舍,保留了传统的样子,像是三十年前。果树繁茂,竹林掩映,小狗“汪汪”,小猫“咪咪”,蜜蜂“嗡嗡”,像世外桃源,和晚霞下美丽的而肃穆的群山相映,有几分人在画中游的感觉。

  我看到几乎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的檐下挂着蜂箱,养着野蜂,最多的有上百箱,甚至在悬崖峭壁上也挂着几十个蜂箱,一道别样的风景。

  联通的老客户薛总,60多岁,是洪山坪村的能人,也是乡村产业致富的带头人之一,一直经营着多种产业。他身体结实,黝黑瘦削,皱纹在他宽大的额头上留下了纵横交错的痕迹;性格直爽,快人快语,想表达什么直击要点,毫不含糊。他带着我和先生先参观了屋檐下和围墙边的蜂箱,又带着我们在荆棘丛林里穿行了十几里路参观森林里的蜂箱,在这个村庄,他算是野蜂养殖大户。

  洪山坪村自然条件极好,森林资源保护得极好,每年3月到11月,连绵起伏的群山几乎都有各种野花盛开,很适合养殖野蜂。这里的野蜂产蜜量高,野蜂蜜品质也好。有野蜂技术员做过试验,一样的野蜂,一样的养殖,一样的经历春夏秋冬,同样是高山林茂的石龙埂村,无法产出洪山坪村这样的高品质野生蜂蜜。

  “要想富,就得闯出一条路,突破交通和地理位置的制约,在产业发展上动脑子。让村里的农户都增收,让村里的农户都有事做,给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减轻负担。”村第一书记谭新海说。

  谭书记和老百姓们一道,在“靠山吃山”上想点子,闯路子。

  谭书记号召村民向养蜂大户薛总学习,学习薛总的养蜂技术,学习薛总的养蜂经验,学习薛总的先进思维。

  薛总告诉我,野蜂最怕的就是过冬,有的农户缺乏养殖技术,一个冬天,野蜂全部冻死。野蜂寿命只有三四个月,冬天要给蜂箱穿棉衣,箱子上裹上厚厚的棉絮,再加盖石棉瓦。有一次,看见农户屋檐下的蜂箱上搭着两件旧棉袄,不知情的我,以为那是一个废弃的蜂箱,被主人家当作废品收纳箱。

  洪山坪村风景秀丽,出产的野生蜂蜜纯净、天然、绿色、健康。一年只产一次的野蜂蜜浓稠,有一种野花的清香,它会随着季节温度的变化颜色发生变化,尤其是冬季,凝固成猪肉一样细腻,入口即化。

  那天,我和村民聊蜂蜜的销售问题时,得知洪山坪村七组有一个农户,因为年龄大,不会骑车,住址又特别偏远,蜂蜜一直在家存放,正在愁销路。我和先生花了半天的时间找这个客户,按照市场价收购了老人的全部崖壁野生蜂蜜。那天,我尝到了生平最美味的纯野生蜂蜜,看到了颜色最特殊的蜂蜜。因为我一直在网上做大洪山土特产销售,将我们大山里的优质野生蜂蜜做健康包装,做礼盒包装,好的东西,在网上总是很受欢迎。我很高兴,帮年龄大的农户销售了很多土特产;也很高兴,大洪山的优质野生蜂蜜通过网络,全世界都能分享。

  听村民介绍,凡是养蜂的农户,都尝到了甜头。如今,洪山坪村的养蜂产业欣欣向荣。

  玉米情

  洪山坪村双门洞附近,属于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唯一的一条洪沙河流成了地下暗河,只有方便村民的饮用水和日常生活其他用水。

  置身于村庄,望着一块又一块的玉米地,闻着沁人心脾的泥土芳香,听着亲切的乡音家话,想象着烤玉米的的美味,想象着爆米花的香甜,几分静谧,几分满足,几分浪漫,几分幸福。

  前面说过,洪山坪村是我见过的田地种得最勤的村庄,几乎没有荒芜的季节,冬季种油菜,夏季种玉米。每次经过,都有村民在地里锄草,草锄完一拨又一拨,一直到玉米棒子开花。这里的土质,适合种玉米。

  种玉米,是个辛苦活。

  他们的双手,粗糙而布满老茧。他们的双腿,因长久过度的劳动而筋暴突,沉重的体力劳动让他们过早地衰老。从来没有做农活的我们,即便苦累,但是,谁又能苦得过农村人?坚守在农村的这一辈人,他们也有他们的生存哲学,知苦,就苦;不知苦,就不苦。

  村庄的一个张姓老人,联通的老客户,每次来营业厅交话费时,都不忘带给我自家种的蔬菜、瓜果,吃得最多的是他家的红薯和玉米棒子。

  他种了四五亩旱地,全部是玉米。以前是夫妻两个在玉米地里忙碌,去年老伴去世后,玉米地便成了他唯一寄托情感的地方。

  张叔叔像很多老人一样,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,在洪山坪村种了一辈子玉米。夏天,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太阳不再毒辣,他便扛着锄头去地里除草,锄头旧了,却依然锃亮。锄头是张叔叔手的延伸,它替张叔叔抵达了土地的深处。他信赖锄头,胜过信赖自己。锄头上,储藏有他的体温和汗水,欢笑和忧愁。锄头每挖一寸土地,他的手就粗糙一次,额际上就多一道皱纹。那一块块锄头挖过的玉米地,是他一生的疆土。岁月轮回,秋收冬藏。村子里的村民在这些土地上收获玉米、小麦,也收获炎热、霜冻、欢喜、苦痛……

  秋收的季节,整个村子弥漫着玉米的气息。随着时代的进步,网络的便利,玉米成为村庄扶贫产业的引子,玉米串起了产业链。玉米煮酒,成就了洪山坪村乡土明星苏孔海的“苏六爷地窖酒”;玉米面养猪、养鸡,成就了多家生态养殖基地。

  洪山坪村不仅仅是一个地理的存在,而是一种生活气息和良好风气,是在外闯世界的家乡人的一种情结,更是一种不朽的绿色传奇。

  山厚地厚人忠厚;生态涵养文明。

  置身在景美人美的绿色村庄,倾听着松涛的声音,深深呼吸一口弥漫着蜂蜜花香的甜甜的空气,瞬间有一种洗心润肺的感觉。洪山坪村就是金山银山,是我们内心深处的那个绿色的梦。那个梦,真实存在,就在眼前。(詹桂华)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母亲节,大洪山向数千位母亲献上爱的礼物!
下一篇:[云上随州]2019年5月17日旅游大洪山